感恩的烦恼

尽管天气宜人,鲜花盛开,我还是沿着街道飞奔。街上没有其他人——我住在一个和平、安静的小城市,但我却匆忙而紧张;我有地方要去。

然后我看到了那个老人。他突然出现在街区的尽头,转过拐角,向前几英寸,把身体的重量压在他的助行器上,慢慢地抬起一条腿,慢慢地,然后另一条腿。我的脸变软了,我立刻放慢了脚步,为我的匆忙感到尴尬。

一阵思绪和情感涌上我的心头:哦,看那个人。他走得太慢了,几乎都动不了,而我几乎是在街上跑。我应该慢下来。我应该感激你。毕竟,我很健康。我的腿很好,足够让我快速到达目的地。

但是等一下。如果我心里想的是"天啊,我很庆幸我不是那个人"我真的心存感激吗?如果我不去欣赏自己神奇的身体机能,也不去培养对面前这个陌生人的同情心,而是为这个可怜的人感到怜悯,为自己的大步流星感到羞愧,为自己的匆忙感到尴尬?

这不是我第一次不懂感恩。事实上,我多次尝试感激,但都“失败”了。

问题是:当我开始考虑所有我真正感激的事情时,我立刻担心它们会消失。因为有一天我会成为那个走在街上的老人。这些腿不是总能很好地工作。总有一天我会失去所有美好的东西和我爱的人。哎哟。难怪我要用怜悯和羞愧来掩饰这种恐惧——现实太可怕了,我不敢承认。

更糟糕的是,我只是有点迷信地认为,承认我生活中的好事会给我带来厄运。我知道,这说不通,但这是真的。

还有一件事:对于那些碰巧发生在你身上的好事,你该怎么说“谢谢”呢?这是宇宙对我的计划的一部分吗?如果是的话,又是什么样的宇宙随机给一些人好的东西,给另一些人可怕的东西?我可不想向这样的宇宙低头表示感激。

但也许这就是问题的一部分。如果一切都是随机的、无常的、潜在的可怕的,那么为什么不花点时间心存感激呢?的危害是什么?我可以慢下来,感觉我的肌肉,我的脚在地面上,微风,温暖的空气。这样专注并不会让感恩的挑战消失,但总比一点都不专注要好。对吧?

我在脑海中多次重现了人行道上的那一刻。那人是谁,他现在在哪里?当然,我不知道。我所知道的是,有那么一刻,我的思绪被另一个人的出现打断了。即使一开始我感到怜悯,从那以后,我就受到了同情的邀请,对他和我自己都是如此。我们都是人,在生命的光谱上占据着不同的位置,但最终通过我们在这些脆弱、短暂的身体中共同的存在而连接在一起。

所以,感谢宇宙,给了我一次偶然的邂逅,让我能够走出自己的故事,走进另一个故事。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来思考身体的奇迹以及它变化的如此之快。我在这里。这就是那个人。用我们不同的,美丽的身体在这辉煌的地球上移动。都在改变,都知道一切都会结束。我们能在这里多幸运啊,哪怕只是一会儿。呼吸,散步,彼此擦肩而过。

种脐Ratzabi